眼里怨你梦里念你(心电感应系列之二)(4)

「对,我也是」

「我要赶报告」

「我要……」

眨眼间,饿死鬼跑得一个也不剩,只剩下李亚梅一个,而且她仍然非常坚持——「我要吃「顺便」」

去吃大便吧

「帮我洗菜」算了,他不是笨蛋,亲亲女友的死党,得罪不得

见他熟练的切菜、片鱼,还在红萝卜上雕花做美劳,「真厉害」李亚梅禁不住赞叹。

于培动闷不吭声,既像是懒得回答,也像是无言的抗议。

「你妈妈一定很会做菜。」

「错,是我老爸很会做菜。」他老妈只会吃菜。

李亚梅呆了呆。「原来是有大师教导。」

「又错,我是自己学的。」

「哦,那……」李亚梅想了一下。「是「遗传」」

「还是错,我大哥连怎么开火都不会。」

李亚梅浓眉一皱。「喂喂喂,你这人真的很难缠喔是不是有双重性格啊你在小念念面前就不见你这么恶劣。」

「我生来就是这样,难道不是你们先想占我便宜的」

「死也要占人家便宜」是他的第二号座右铭,「打死不吃亏」才是第一号座右铭。

「你是男人咩吃点亏有什么关系难道你没听过吃亏就是占便宜这句话」

「抱歉得很,我向来不懂得何谓「吃亏就是占便宜」这种莫名其妙的话,你要不要示范给我看看」

眼珠子溜溜一转,李亚梅倏地咧嘴一笑。「不必示范,我简单解释给你听你就可以暸了。譬如说我自愿吃亏把小念念让渡给你,很委屈的不去作你们的夹心萝卜干,所以我现在就能占你的便宜吃你做的好菜罗」

一阵静默,于培勋蓦然失笑。

「好解释,那我就不能不吃亏了」

「聪明」

孺子可教也

饭后一杯茶,快乐似神仙

电脑前,桑念竹满足地啜饮着她的大吉岭红茶,边继续处理威迪生交代下来的工作,而在她背后,于培勋则像个贤慧妻子似地忙得团团乱转,替她折叠衣物、整理房间、清洁浴室,擦擦擦、抹抹抹、洗洗洗、刷刷刷,一副乐在其中的表情,还吹口哨呢最后居然拿针线缝缝补补起来了。

李亚梅看着看着实在忍不住好笑。好温馨的书面,不过嘛……

好像哪里颠倒了。

她已经看过不知多少回这种场景了,越来越觉得于培勋是个非常有趣的人,乍看之下是个很温和的成熟男人,实际上却别扭得像个幼稚的小鬼;小气得不得了,对桑念竹却相当大方;是资讯工程博士,是程序设计师,是威迪生的副理,最喜欢的却是做家事。

这样的男人跟女人心目中的完美男人根本搭不上边,可是很真实,真实得极为可笑。

「小竹,你什么时候开始放假」于培动漫不经心地问,边忙着为桑念竹修改长裤,因为桑念竹的身材比较纤细,所以买回来的衣服大都要稍作修改。

「十二月第二个星期结束后就开始放假了。」桑念竹也漫不经心地回答,一心只想尽快把工作做完,以便把握和于培动相处的时刻。

「什么时候开学」

「一月第二个星期。」

「三个星期吗嗯……往年这个假期你都在干嘛」

「打工。」

「圣诞节你叔叔也不陪你」

「昨天他有打电话来,说他现在手头上的工作若是无法结束,恐怕就没有办法抽空来陪我过圣诞了,不过……啊」惨了,不小心删错了档赶快到「垃圾桶」里找……上帝保佑,找到了「不过他还是会送圣诞礼物给我。」

「哦,那……」于培勋的眼飞快地瞟她一下,「你有没有想过今年的圣诞假期要如何过」譬如跟他过

「嗯我想……」

啊~~~

话刚起头,冷不防一声「惨叫」猝然横劈过来拦腰斩断他们的「你侬我侬」,骇得桑念竹差点一键按下把所有的档案全都删除掉,于培勋更是抽了口气,连忙将不小心被针戳了一个洞洞的手指头放进嘴里,没好气的眼即刻怒劈回去。

「小姐,你被强奸了吗」他忿忿道。

可是李亚梅好像没听到,兀自指住电视大叫,「看看又有凶案了」

「凶案?」桑念竹一惊,马上移情别恋撇开电脑来到李亚梅身边一起盯住电视听报导,因为之前的她都没听到,李亚梅立刻兴致勃勃地为她做即时回放。

「刚刚在说从八月起的那几桩杀人案,大家都怀疑是模仿开膛手杰克的手法,可是警方抵死不承认,所以大家都在等,若是十一月九日确实出现最后一具尸体,那就有九成可以确定了,然而大出众人意料之外的是……」李亚梅故作悬疑地顿了一下——相当失败的尝试。

「十一月九日什么尸体也没发现,蟑螂老鼠倒是一大堆,大家正想说可以放心了,没想到现在又出现死人。」

桑念竹畏怯地抖了抖。「又是……又是那种很凄惨的尸体吗」

「不,这回是老妇人,三个七十五岁以上的老妇人,而且是被注射过量的吗啡致死,不是被刀杀死的。」

「三个?」桑念竹失声惊呼。

李亚梅哼了哼。「一下子就三个人,如果这回仍是什么连续杀人魔之类的,看着好了,警方肯定会更灰头土脸了」

这件凶案若是与前面那些凶案是同一个凶手,那才真的够精采

于培勋嘲讽地暗忖,没多大兴趣地瞄向电视一眼,旋即又回到他的缝纫工作上。只要「那家伙」不来找他,这一切都不关他的事,但是「那家伙」若真的又来找他的话…………

「幸好,死的都是老太婆,」凶案报导结束后,李亚梅即深感侥幸的下此评论——凶手的目标绝不可能是她,她离那个「老」宇还远得很哪。「她们都已经活够本了!」

「也不能这么说啊」桑念竹也慢吞吞地回到电脑前坐下。「也许之前人家都过得很辛苦,现在才刚开始过一点好日子,这样一定很不甘心呀」

「也许她们时候到了,不死也不行嘛」李亚梅耸肩道。「不过若是真的继续死人下去,这个圣诞节可就不好过罗」

于培勋咬掉线尾,再穿针。「你不回去吗」她最好快快滚回新加坡,不要老是这么不识相的跑来插在他和桑念竹之间点生日蜡烛。

「要啊票都买好了,」李亚梅无聊地按着电视遥控器,萤幕不停的变换。

「我要是不回去,你看着好了,老爸老妈一定会亲自杀过来抓我回去」

既是如此,伦敦的圣诞节好不好过就与她无关了嘛

「那你呢小竹,你打算如何度过今年的圣诞假期」又转回原来的话题了。

「我唔……」盯住电脑萤幕,桑念竹又一头钻入漫不经心的世界里了。「我想……」

「她要多打一份工啊还是我帮她找的呢」李亚梅继续按着遥控器,怎么看都找不到一台好看的节目,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插插嘴打发时间也好。

「呃」皱眉,针停了。「多一份打工」她不想和他共度圣诞夜吗

「而且啊……」哎呀实在太无聊了,制不住脑袋里的小恶魔作祟,李亚梅突然兴起捉弄于培勋的念头。「那儿还有个超级大帅哥,所以小念念两眼一直,马上就满口答应了哟」

「超级大帅哥」某人温和的脸型突然固定在某种僵硬的线条上。

「没错,」见状,李亚梅暗自窃笑不已。「金发蓝眼,身高六尺四寸以上的大帅哥,还是剑桥的学生喔」其实她也没说谎,是真有这么个人,而且这个人对桑念竹也确实是很有兴趣。

「剑桥」

牛津和剑桥虽然不算对立,但在每一年的学院评监上,两校却拼得很来劲,不是牛津第一就是剑桥第一,有时候平分秋色不分上下,彼此学生碰上面虽然都很有风度,你痴笑我傻笑,大家拼命比谁牙齿白,谁知道他们心里又是怎么想的。

一根手指头轻轻摇了两下,「是准硕士哟」眼见于培勋的脸色开始像万花筒一样变色,李亚梅心里简直乐翻天了。

古灵小说推荐: